威海財經網 資訊 銀行 保險 房產 汽車 企業 科技 教育 健康 文化 區域 投資 專題

登陸 | 注冊 | 手機版 | RSS

首頁 > 教育 > 教學資源 > 正文

在線教育如何給家長減負

加入收藏 2020-04-16 14:43:23 中國教育報 0 /
為阻斷疫情向校園蔓延,確保師生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教育部早在1月27日就下發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各級教育行政部門
      為阻斷疫情向校園蔓延,確保師生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教育部早在1月27日就下發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學期延期開學,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在疫情流行期間原則上不舉辦大型聚集性活動和考試,各培訓機構也按要求取消各類線下課程。隨后,在線教育作為教育應急手段,成為實現“停課不停教、不停學”的利器,為戰“疫”成功做出了重要貢獻,相關經驗也被廣泛輸入到其他深陷新冠病毒影響的國家。

  然而,作為大規模全時段使用的在線教育,依然存在諸多需要反思和改進的問題。就目前而言,教師教學角度的在線教學內容、教學資源、教學方法、模式和策略,以及學生角度的學習方法、學習支持、身心健康等問題受到了廣泛關注,與之相關的教師負擔和學生負擔也不乏詬病。然而,就中小學生的在線學習而言,我們尚缺少從家長的角度,去正視家長線下輔導所承擔的壓力、負面影響和可能的解決方案。實際上,家長減負很少得到政策制定者和學界的關注與考量,已然成為事實上的盲區。為此,記者圍繞這個話題,專訪了華南師范大學教育信息技術學院的鐘柏昌教授。

  審時度勢,家長減負正當時

  中國教育報:既然是抗疫的特殊時期,在線教育作為應急手段,必然會有捉襟見肘的現象出現,家長負擔重一點似乎也無可厚非,您認為現在提出家長減負合適嗎?

  鐘柏昌:誠然,作為應急手段,總會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苛求十全十美將一事無成。如果在抗疫之初來談家長減負問題,顯然是不合時宜的。作為教育應急措施,其應急功能無疑是最重要的:一是延續最低限度的教育和文化傳承;二是實現居家隔離,減少人口流動。

  然而,事物總是發展變化的,現在談這個問題,我認為是正當時。說其不早,是因為現在已經度過了疫情危險期,進入了抗疫、戰“疫”的后半程,可以騰出精力來優化我們的教育抗疫措施,使之更加圓滿,并適應新階段的抗疫中心任務。說其不晚,主要是由于外防輸入的需要,甚至面臨疫情二次暴發的風險,因此保守起見,學校全面復課還需要一段時間,尤其是北上廣等重點地區的復學計劃遲遲難以推出,全時段大規模的在線教育還有不短的路要走,儼然變成了一種“持久戰”。等疫情完全結束、學校全面復課,家長減負的重要性自然會顯著降低——當然,作為一項重大教育應急工作,事后的反思總結也是必不可少的。

  家長減負不僅有利教育公平,也能為復工復產做出新的貢獻

  中國教育報:在往常,我們經??梢月牭綄W生減負乃至教師減負的呼聲,在這個特殊時期,您為什么要呼吁家長減負,有何特別含義?

  鐘柏昌:這個提法確實較為少見,但絕不是嘩眾取寵,而是有著非?,F實的意義。在線學習期間,家長承擔了明顯多于往常學校教育期間的輔導壓力,這幾乎是家長的共識,我本人作為家長也是感同身受。正因為問題如此的普遍,以至于家長的負擔變成了一個被熟視無睹的問題,被人們遺忘在角落變成集體無意識。我們需要追問的是,家長負擔是否是一個重要的需要解決的問題?我認為它背后隱藏了更多的社會問題,其造成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需要引起足夠重視。簡單說,提出家長減負的初衷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促進教育公平,通過轉移家長的輔導責任,為那些沒有輔導能力和輔導時間的家庭獲得一個相對公平的教育機會,畢竟這些孩子的在線學習成效堪憂;另一個就是只有給家長減負,才能解放家長,從而緊密配合復工復產的國家部署,實現經濟的平穩復蘇。本次疫情暴發之后,政府采取了最為嚴苛的封城停產措施,幾乎瞬間進入停擺狀態?,F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重新啟動經濟、化解失業、減少損失就成了重中之重。正如一些專家所言,我國抗疫已經進入經濟復蘇階段,只有這一戰打贏了,才能算是真正取得抗擊疫情的偉大勝利。在經濟復蘇的關鍵階段,解放家長,使他們能夠安心工作,就是解放人力資源,是教育領域為抗擊疫情需要做出的新貢獻。

  家長減負需要系統設計,更需要從小事做起

  中國教育報:既然如此,您對合理減輕家長負擔有何建議?

  鐘柏昌:要減輕家長負擔,需要設計較為綜合的措施。如下簡要羅列了我所觀察到的一些問題及其對策,但并非解決問題的全部,謹供參考:

  一是減少打卡次數。目前,各個學校的在線教學要求打卡的次數普遍較多,每天少至三四次,多則十余次。其中,有些是單純的簽到,有一些是提交作業;有些是學習打卡,有些則是健康信息收集或其他事項的問卷調查;有一些是常規打卡,有一些是動態提出的要求。盡管五花八門,但無論是哪種打卡,無一例外都要求全體學生或家長參與,為此,建議部分打卡不妨改為“按需打卡”,即只有家長或學生有需要才打卡。例如,每天例行的健康信息上報,在前期已經積累了充分的基礎數據之后,沒有必要再進行全員的例行上報,有例外情況者單獨上報即可。鑒于這項工作在前期賦予了特別的重要性,很多負責打卡提醒職責的老師(主要為班主任)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通常還會額外增加一個自己能夠掌握數據的打卡要求,從而將一次健康信息上報行為演變為不同平臺的兩次打卡要求。無論如何,建議以學校為單位,全面梳理各種打卡事項,減少形式大于內容等不合理的打卡要求和課外作業任務。

  其次,統一學習和打卡平臺。在實踐中不難發現,不同科目教師要求提交作業的平臺比較多元化,甚至新建了不同科目的學習群,增加了打卡的復雜度。如果以學校、年級或班級為單位,采用統一的作業發布和打卡平臺,將可以大幅減輕家長的負擔。

  其三,減少學生或家長批改作業的要求。一些教師在布置完作業后,通常要求學生在完成作業后自主批改、訂正并上傳結果。其中批改作業的要求,有時是布置給學生自己完成,有時是布置給家長完成,前者居多,目的是要培養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初衷很好,但很多時候這一任務會很自然地從學生頭上“轉移”給家長。針對這種情況,建議教師收回作業批改的權利,也將有利于提高作業的質量。

  其四,減少下載、打印學習資料的頻次。需要下載打印的學習資料太多、太頻繁,占用了家長較多時間,這也是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趯W生視力健康、作業習慣、學生打字速度等多方面的考慮,教師布置作業通常要求學生打印后用書面方式完成并拍照提交,這種考慮無疑有其合理之處,因此簡單取消作業的打印并非最優的解決辦法,努力做好電子作業和紙質作業的平衡是比較可取的思路,即:一方面鼓勵學生選擇用在線的方式完成那些適合線上就可以做好的學習任務;例如,盡量采用以客觀題為主的在線課堂小測驗代替紙卷,另一方面,針對那些必須書寫的作業,不妨由教師推薦給家委會統一購買紙質材料和練習冊;方便家長利用周末等空閑時間一次性做好相關材料準備,而無需每天等待下載、打印。

  最后,在線教育過程中,總會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但在完全實名的班級群里很少有家長對教師教學和管理中出現的問題進行討論或質疑,導致家?;幼優閱我坏恼答伝驘o意義的刷屏,無法幫助教師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因此,建議在每個班級使用的網絡平臺中,增加某個匿名交流的板塊,這本就屬于在線教育的優勢,應當發揮其應有功用。實際上,更多減輕家長和師生負擔的方案,都應該結合班級情況,本著集思廣義、因地制宜的原則,進行有針對性的、坦誠的雙向交流才能得到更優化的策略和方法。在往常,人們重視家校合作,疫情發生后,家校的深度合作無疑更為重要。教師的家校溝通與合作能力也很關鍵。

  “教師主講+家長主輔”既是一種模式創新,也攜帶諸多風險

  中國教育報:您前面還提到了減輕家長負擔與教育公平的關系,有那么重要嗎?

  鐘柏昌:是的,我之所以關注在線學習期間的家長負擔問題,就是始于對教育公平問題的擔憂。如前述,有一小部分老師不能適應在線教育的教學環境和方式,將學習輔導的壓力“轉嫁”到家長頭上,但家長畢竟不是教師,尤其是文化水平較低的家長和事務繁忙的家長,他們沒有能力或無暇顧及小孩的學習,很多時候不得不依賴于父母的照料或者孩子的自覺,但實際上,老一輩父母往往無法勝任教學輔導的重任,而兒童的自主、自覺學習能力和學習習慣不是一蹴而就能養成的。觀察發現,即便城市優質學校的學生,也有相當一部分學生無法按時完成作業,甚至教師根本不管作業完成與否的問題。還需要注意的是,在線學習期間,受生存壓力等因素的影響,一些私立學校的教師在教學指導的積極性和主動性方面要顯著強于公立學校,由此從另外一個維度加重了教育不公平的問題。無論是教師責任心還是學生自主性問題,在這種特殊時期,在線教育凸顯了其負面影響。教育是為了全體學生,教育應急也不能忘記這個宗旨。

  一些學校提供的在線課程尤其是錄播課,本身缺乏吸引力,不如國家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臺和某些商業培訓機構提供的免費課程,導致學生不愛學習,增加了家長的負擔和焦慮。針對這種情況,建議這些學校以學生和家長為中心,采用更富有彈性的在線課程選擇策略,允許家長做出個性化的選擇,不要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強制學生學習某門課程。我們必須承認,即便是高質量的在線課程和優秀教師,對兒童的吸引力都難以戰勝那些更貼近兒童天性的游戲、動畫、電影和網聊。

  更要命的是,數字土著們的信息獲取能力已經完全不成問題,甚至超過了很多家長,只要有網絡和設備,他們能夠輕易獲取感興趣的資源,并熟練地在課程學習和娛樂聊天之間切換,家長一不小心就會被蒙騙過去。從這個意義上說,缺少家長有效陪伴和輔導的學生,在目前這種“教師主講+家長主輔”的在線教學“雙主”模式下,將無法獲得有效發展。相反,那些有條件一直輔導孩子學習的家長,他們的孩子將在疫情期間的在線學習中占得先機。因此,減輕家長負擔,如前述建議教師收回作業批改的權利等,將輔導的重任慢慢轉移到教師頭上,改變“家長主輔”的角色定位,才能降低在線教育衍生的“教育機會”的不公。需要注意的是,抗疫期間,部分教師也是在超負荷運轉,而另外一些教師則相對清閑;作為學校領導,有必要做好在線教學工作的均衡安排,避免“家長減負”成為壓倒部分教師的最后一根稻草。

  此外,作為一種事后的補救措施,也不得不做好提前籌劃。在正式復課之后,各個學校應該為學生在線學習期間的學習效果做出全面、準確的評價,針對存在顯著不足的學生群體,應該設計專門的輔導班或補救課程。盡管這是一種不得已的事后補救行為,但對一些學生而言,補上在線教育這一課,無疑是極為重要的。

  相對教育變革,在線教育的應急功能更具現實意義

  中國教育報:無論如何,因為疫情使得在線教育得以閃亮登場,后疫情時代,在線教育對基礎教育是否會帶來全新的變革?

  鐘柏昌:我認為不會因為一件突發事件而改變基礎教育的基本框架,談后疫情時代的教育變革過于樂觀。但是,這并不能否認在線教育作為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應急手段,具有并發揮了非常積極的意義。我多次面向國際期刊撰文,就是希望國際社會能夠深刻認識在線教育的抗疫價值:一方面,可以至少保持最低限度的教育得以持續,實現教育的可持續發展;另一方面,可以實現大規模人群的居家隔離,減少病毒傳染和防疫物資的消耗。

相關熱詞搜索: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牛2019